<sup id="2i0es"><div id="2i0es"></div></sup> <acronym id="2i0es"><center id="2i0es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留校戰“疫”60天

發稿時間:2020-03-28 08:45:00 來源: 中國青年網 中國青年網

  每天早晨八點,江南大學學生楊貴川和趙文宇都會身穿防護服,準時出現在該校食品學院大樓前,準備安全巡查工作。臨近畢業,楊貴川準備在學校完成畢業課題,趙文宇則因為課題實驗而留校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學院招募安全巡查員,兩人便報了名。

  

江南大學學生趙文宇在進行防疫工作。受訪者供圖

  每天早八點和晚六點,兩人要巡視學院整個大樓,進行消殺工作,保障實驗儀器設備安全,避免外來人員進入。人手不夠時,他們還配合學校準備防疫物資,購買生活用品,幫助不能返校的同學寄送學習用品,勸導同學遵守學校規定,疫情期間不返校、不出校。兩個月下來,他們發現并排除電器設備警情5起、安全隱患11起。

  疫情期間,在全國各地高校,有不少學生和教師與楊貴川、趙文宇的情況相似,選擇留校戰“疫”。他們堅守崗位,默默付出,守護著校園安全。

  守好“責任田”

  

四川農業大學學生處教師向葵。受訪者供圖

  “學生健康系統38044人打卡,打卡率100%。確診或疑似病例0人,集中隔離0人,發熱0人……”3月24日下午2點,四川農業大學學生處教師向葵開始報送本科生信息排查統計表,這是她這一個月以來,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,目前已經完成百萬條數據的收集和報送工作。

  1月19日,向葵收到校方通知,需要對同學們的信息進行詳細排查。全校24個學院,38000余名學生,沒有信息報送系統,她就根據報送需求設計表格,通過班主任和學院對學生信息進行摸排,再收集匯總,力爭把工作做實做細。

  想做到準確摸排談何容易。學生目前身處何地?是否有區域間流動?各類問題繁瑣而細致,從各學院收到的表格質量參差不齊,有些報送信息模糊不清。向葵心中明白這次疫情非常嚴峻,數據報送工作極為重要。為確保信息準確,她仔細檢查,比對篩查,跟蹤核實。有時候為了不讓一則消息滯后,不讓一組數據遲報,不讓異常信息漏掉,她常常在電腦前一坐就是10多個小時。

  向葵說,自己只是全校1200名輔導員和班主任中的普通一員,這支和學生聯系最緊密的隊伍,在疫情發生時就第一時間進入了“戰時狀態”,堅守崗位,“點對點”聯系學生,形成強大防控合力,守護學生健康這方“責任田”。

  軍人退伍不褪色

  

湖南三一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后勤部護衛主管余標在工作。受訪者供圖

  每天,湖南三一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的留學生們會按時到達校園門崗,后勤部護衛主管余標按慣例給他們量體溫、發放口罩。在此過程中,留學生不斷地說“Thank you!Thank you!”

  余標的回應簡單而又統一,他拿起手機,打開翻譯軟件,輸入“很好,體溫正常,口罩不要隨便摘下,在宿舍多喝水、多學習、多鍛煉”,轉換成英語后播放給留學生們聽。

  “和留學生經常打交道,英語水平還提高了,翻譯軟件用得更熟練了?!庇鄻诵χf。

  為打贏學校疫情防控阻擊戰,余標堅守在前線,嚴格執行學校的各項命令。除了管理好在校的留學生外,他每天還要組織護衛人員學習最新校園防控文件,進行清掃校區,執行消殺管理,給護衛隊成員做思想工作。

  余標和同事每天7點起床,經常工作到晚上十點。大年初五以來,余標只回過一次家,每天通過視頻的方式與家人聯系?!吧嫌欣?,下有小,肯定會想家、想孩子,但如果我們都回去了,誰來守護校園?還是以工作為重,守好校園的第一道防線,這是我的職責所在?!?/p>

  余標說,自己曾是一名軍人,雖已退役,但身上始終要保持軍人的品格與作風?!败娙送宋椴煌噬?,我是校園安全的第一守護者,只要師生們平平安安,我就很開心?!闭f完話后,他便拿起消毒水,繼續在值班室里噴噴撒撒。

  17個兄弟姐妹的堅守

  因為這次疫情,徐昌梅需要在學校值守,沒能回家見兒子一面。工作了兩個月,她一直期待著疫情結束,“我太想念家人了”。

  徐昌梅是南昌工學院宿舍管理員。她愛人已去世多年,如今兒子在外地上班,只有春節回一趟家。今年春節前夕,疫情嚴峻起來,為了最大程度地減少感染隱患,學校決定取消輪崗值班,這也就意味著徐昌梅和其他16位宿管同事需要繼續堅守崗位。

  “我家在九江,坐動車20分鐘就能到,但疫情來了,我們不能回去,一定要保衛校園?!毙觳氛f,面對變動,宿管們主動承擔起校園的防疫值班任務,幫助學校采購必需品,為通行人員測量體溫并做好出入登記,力爭將病毒阻攔在校園之外,保證校園安全。

  這17位宿管中,最年輕的有40多歲,年紀最大的有50多歲。確定留校后,他們被分為兩班,日夜值守在教職工生活區,為出入的教職工測體溫、登記信息。

  由于在室外工作,天冷時凍得直打哆嗦。于是,學校在值班處配了兩臺電暖燈,然而沒過多久竟然壞了一臺。讓徐昌梅感動的是,學校領導直接把自己家里的電暖燈拿來放在值班處。

  每次值班后,宿管們就回到住處,但宿舍樓里空無一人,難免有些孤獨。他們就在宿舍看新聞,和家人打電話、視頻聊天,或者和群里的同事聊天,用這種方式度過了兩個月。

  徐昌梅說,值班以來,宿管們沒有一句怨言,進出宿舍的教職工們也都非常配合工作,她們一起在群里加油,希望疫情能夠早一天散去,“我們17個兄弟姐妹堅守在這里兩個月,是我們工作中最值得驕傲的事”。(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李華錫)

責任編輯:王龍龍
返回首頁>>
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