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2i0es"><div id="2i0es"></div></sup> <acronym id="2i0es"><center id="2i0es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“鐵人”醫生彭峰:在“超一線”重癥病房與“死神”拼刺刀

發稿時間:2020-03-31 15:59:00 來源: 中國青年網 中國青年網

  從湖北荊州回到廣東韶關后,彭峰每天都要與荊州的醫生溝通患者的病情。當得知最后8名新冠肺炎患者全部治愈出院后,他終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,睡了一個踏實的覺?!八褪且粋€鐵人”,曾經的同事劉如晨這樣評價彭峰。

  彭峰,廣東粵北人民醫院呼吸內科主任,“已經與呼吸系統疾病、高傳染病毒打了十多年交道”。2003年抗擊非典時,他剛剛走出大學校門。如今,他作為一名專家走上“戰場”,與新冠病毒作最近距離的斗爭。

  初戰

  2月11日,彭峰主動請戰,作為廣東省援鄂醫療專家組成員馳援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。

  “對于這次疫情,你有自己的預判嗎?”

  “職業經驗告訴我,這次疫情非同尋常,是一場硬仗!”

  “去疫情嚴峻的荊州,你不擔心自己會感染嗎?”

  “萬一感染,我年輕一點,抵抗力也好一些?!迸矸逍χf。

  2月12日傍晚,碰面會一結束,彭峰一刻也不敢停歇,就與同行的劉易林教授到重癥病房會診一名危重患者?!暗谝挥∠缶褪腔颊咭呀汚RDS(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)了,轉個身都呼吸困難?!迸矸寤貞浿敃r的情景。

  “上無創通氣,換更好的呼吸機,注意保護性肺通氣,控制液體平衡?!笔畮啄甑呐R床經驗告訴彭峰,此時他們是在跟“死神”搶時間?!皩嵲诓恍芯椭荒軞夤懿骞芰??!?/p>

  這,是一場空前的陣地對抗戰。

  

彭峰在病房里調整無創通氣呼吸機參數。受訪者供圖

  鏖戰

  “病房負壓等級不夠,重癥病人數量多而分散?!眮砬G州第一天,彭峰就意識到自己不是在一線與“疫”魔掰手腕,而是在“超一線”與“死神”拼刺刀?!盎颊卟∏槎己苤?,基礎疾病多,病情變化快,稍一不留神,可能就失去治療時機了?!?/p>

  短短數日,彭峰和團隊成員就全面接管了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癥病區。

  “接管重癥病房后,就不斷有病人轉進來?!本o接著,彭峰就遇到了一例疑難雜癥?!安∪藳]有發燒、咳嗽等典型癥狀,但氣促、氣喘非常明顯,雙上肺也有廣泛的片狀陰影。當時能用的法子都用過了,也換了好幾種抗生素,但病情就是不見好轉?!被叵肫甬敃r的診治過程,彭峰皺起眉頭。

  查資料,專家組會診,為了救治這名患者,彭峰使出了“洪荒之力”?!靶疫\的是,過了一段時間,患者的肺部炎癥終于逐漸吸收,呼吸也慢慢平順了?!迸矸褰K于松了口氣。

  “救治新冠患者場場都是硬戰,需要人盯人的嚴防死守、如履薄冰的高度警覺、抽絲剝繭的精準判斷和當機立斷的快速處置?!睂τ凇俺痪€”重癥病房的救治工作,彭峰這樣描述。

  

彭峰在臨時改造的隔離重癥病房門口。受訪者供圖

  柔情

  “在荊州是兩班倒制度,四天一個值班,但是我每天都會來看看病人,看到他們沒什么事才放心?!?/p>

  “來看病人時,會將當天檢查指標告訴病人。每次看到病人得知病情好轉時開心的樣子,我也跟著激動?!?/p>

  事實上,彭峰每天的工作時長遠不止12個小時?!霸S多患者病情重,但思想負擔更重。如果我們能多跟他們談談病情、聊聊天,他們都會得到莫大的精神鼓勵?!?/p>

  為了能隨時掌握患者的病情動態,及時與患者溝通,彭峰沒事的時候都會待在醫院里。每天早晨,大家都可以在病房看到他的身影,風雨無阻。

  “夜里回到酒店后,會第一時間跟妻子通話,每天都要視頻至少半個小時,無論多晚,不管多累,她總是要聽到我的聲音才會休息?!?/p>

  “有一次打著電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睡著了,第二天才發現手機掉在地上?!绷钠鸺胰?,彭峰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,絲毫看不出疲累。

  親人

  “與普通查房相似,只是憋著難受、氣喘?!边@是彭峰在荊州發的唯一一條朋友圈。

  “為了能夠在病房里多呆一會兒,跟病人多聊一會兒天,多干一點活,我進病房前一般都不喝水,不吃東西?!迸矸逍χf。

  身上的層層防護并沒有對他的工作造成太大的影響,“主要影響跟患者的溝通,隔著護目鏡和面罩,就沒有辦法同他們進行過多的眼神交流”。

  于是,彭峰每次與患者聊病情時,都盡可能把自己的手、眼、耳、口充分調動起來。

  “只要我們在病人身旁多呆一分鐘,哪怕只是握握手,或點點頭,他們都能感知自己有人關心關注?!痹谂矸逍闹?,天大的事都比不過病人的事。為了救病人,他從來不怕麻煩。

  “還有一個74歲的卵巢癌晚期患者,身體早已經被藥物和癌癥掏空,這次感染新冠肺炎是雪上加霜,老人家的心理早就被整垮了?!毕肫疬@位老年患者,彭峰嘆了口氣。

  “醫生,我治不好了吧?”

  “老人家,你今天的指標比昨天又好了一些。能治好的,你要有信心?!迸矸迕看尾榉慷紩罩先思业氖?,說著類似的話。

  醫者仁心,從醫十多年來,彭峰最見不得的就是患者有難。他說:“把病人當親人,這是醫生的本份?!?/p>

  

返回廣東前,彭峰與共同奮戰了一個多月的戰友惜別。受訪者供圖

  再啟程

  3月18日,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僅剩8名新冠肺炎患者在院。將患者移交給當地醫護人員后,彭峰和戰友坐上了返粵的高鐵。

  “在荊州有些水土不服,直到現在還會消化不良。剛好可以趁著隔離的時間,調整一下作息和胃腸道,然后抓緊時間投入到復工復產工作上來?!?/p>

  據彭峰介紹,韶關地區的患者目前雖然已清零,但清明假期,可能又會是一場艱難的阻擊戰,“往年有許多海外華僑、港澳同胞返鄉祭祖”。

  作為專家小組組長,43歲的彭峰又要扛起家鄉的防疫阻擊戰重擔。

  “這是一名醫生的職責,我責無旁貸?!迸矸逭f。(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王龍龍 通訊員 凌酉)

責任編輯:李華錫
返回首頁>>
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