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2i0es"><div id="2i0es"></div></sup> <acronym id="2i0es"><center id="2i0es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中國青年網

教育

首頁 >> 教育資訊 >> 教育新聞 >> 正文

2020全國教書育人楷模孫浩:農村教育不單單是“守”出來的

發稿時間:2020-10-13 09:52:00 來源: 中國青年報

  從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汴河中心小學畢業7年后,孫浩以教師的身份回到了這所學校。

  那是2000年,身邊好友都相約去大城市“闖一闖”,孫浩也有些按捺不住,“不知道宿州以外的地方是什么樣子”。但有一天,孫浩站在橋上看著奔流遠去的汴河,突然不想走了。

  “我想了想,我既然是師范學校畢業的,就應該當個老師,回到自己念小學的母校也不錯?!焙芸?,孫浩就決定留下來。他當時想過去城里當老師,“但我自己也想為家鄉的父老百姓做一點事情”。

  再次站在汴河中心小學,孫浩感覺時間像是靜止了。他眼前是一排低矮的瓦房,好多窗戶已經沒了玻璃,舊課桌沒了抽屜,黑板因為油漆脫落而變得斑駁,校園里沒有操場,只有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。

  母校不僅沒有太多變化,還更破敗了。孫浩心里五味雜陳。在世紀之交,在這個一切仿佛都欣欣向榮的年代,這所農村小學像被甩在了時代后面,悄然衰落,這讓孫浩有些沮喪。

  在這里就讀的學生,不少都是進城務工浪潮下的留守兒童?!八麄兊母改竿獬龃蚬?,自己沒人管,沒人問。等長大一些,他們很多也像他們的父母那樣出去打工。一代一代打工,是無法根本上改變貧困的命運的?!蹦切┰咎煺鏍€漫的孩子,眼中滿是警惕、迷茫?!皼]有人看了不會動容的,這不是孩子該有的眼神?!睂O浩連說了兩遍“太可憐了”。

  他不自覺地想為他們做些什么。冬天的鄉下很冷,班上孩子們有的臉凍得通紅,有的手上凍裂了一道道血口子。孫浩就弄來溫水給孩子們泡泡手、焐焐臉,到城里買來凍瘡膏給孩子們涂在手上臉上,又弄來煤球爐取暖。

  班上有一對留守兄妹,父母常年不在家,平日里兄妹二人互相照顧,身上的衣服似乎很久沒洗過,頭發也常常臟得打結。孫浩就承擔起照顧他們的任務,帶他們到集鎮上洗澡、理發,周末還帶他們到自己家吃飯。

  一天,孫浩正在上課,有個中年婦女背著個蛇皮口袋朝教室走來,那對兄妹沖出教室跑向她——那是他們剛打工回來的媽媽。不少孩子趴在窗戶上看著,眼里還噙著淚,“每當提到爸爸媽媽,孩子們總默默流淚”。

  為了緩解孩子們對父母的思念,孫浩在教室的一面墻上設計了一個欄目,張貼孩子們的全家福。很多孩子的“全家?!倍际菐讖埿≌掌艉煤蟆捌礈悺痹谝黄鸬?。孫浩在本子上記下每個學生家長的聯系方式,跟他們約定好通話時間,讓孩子們可以常常聽到爸爸媽媽的聲音。

  孫浩下課后很少回辦公室,而是和孩子們一起游戲、聊天,他想把更多時間留給孩子們。孩子們也喜歡他,總愛圍在他身邊,爭著搶著和他討論問題,還常把自家的花生、青菜帶來送給他,和別人提起他都是“俺孫老師”。

  但對孫浩來說,這些還不夠,他更想幫孩子們“走出去”,讓他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,在外面也能真正立住腳跟?!坝袀€說法是‘親其師信其道’,孩子們已經這么信任我,我要考慮怎么在課堂上教給他們更多”。

  初執教時,孫浩生怕自己這個新手“帶歪了”孩子們,千方百計想得到一本專業的數學教學參考書。當時附近只有兩家書店,賣的多是暢銷書,孫浩跑了一趟又一趟,卻無功而返。當時的校長常聽孫浩念叨買書的事,就親自去外地給他買回了一本參考書。這本書又厚又沉,但孫浩總隨身帶著,干農活休息時也不忘拿出來翻一翻。

  孫浩曾經一度成了別的老師課堂上的“不速之客”。教師走進課堂,總能看到端坐在教室后面的孫浩。有的老師不愿讓別人旁聽自己上課,孫浩常被“請”出教室,他就趴在窗沿下偷聽別的老師怎么講課。

  那時,孫浩最期待的是區里組織的教師集體培訓,一想到有專家來上課,他能興奮很久。哪里有老教師的講座,哪個區又請到專家了……孫浩對這些信息“門兒清”,有的講座他需要蹬著自行車跑幾十公里,有的甚至前一天就去蹲守。

  孫浩發現,農村孩子的學習基礎較為薄弱,而且完全沒有預習的習慣,有人連教材上簡單的知識點都難以掌握?!拔以谡n本的基礎上再降低一點難度,由易過渡到難,由淺過渡入深,這樣更容易讓他們建立學習的信心和成就感?!?/p>

  除了教數學,孫浩還兼任音樂、美術、體育等課程教師。音樂課上,他教孩子們唱少先隊隊歌、《社會主義好》等歌曲,孩子們唱得整齊洪亮;美術課上,他讓孩子們畫家鄉,畫父母;上體育課沒有操場,他就帶孩子們在草地上一起做游戲……而今,很多孩子已經跨過汴河,在城里成家立業。

  從2009年開始,孫浩被選為宿州市、區“送培送教”首席專家,成為“老師的老師”。在給其他老師做講座時,孫浩不免有些緊張,“大家感覺我還是太年輕了,下面坐著的有資歷比我老得多的教師,也有名牌大學畢業的教師”。但一堂講座下來,大家眼中的質疑大都變為肯定,“他們聽完后發現,這個農村教師在課堂上居然真的有獨到之處”。

  從教20年來,孫浩早已從教學“新手”成長為宿州市最年輕的特級教師、安徽省最美教師、安徽省“優秀援疆教師”,近日又入選2020年“全國教書育人楷?!?。

  如今,汴河中心小學有明亮的教室、嶄新的辦學設備,農村教師有了更多的學習機會。孫浩見證了農村教育的發展,也仍堅守著這汴河邊上的三尺講臺,繼續迎接一個個新挑戰。最近他忙著錄網課,研究線上教學。

  “作為知識涌流的起點,講臺不能因循守舊,我們老師也要進步?!蹦贻p時,孫浩以為農村教育是“守”出來的,現在他有了新的體悟:“農村教育不單單是堅守‘守’出來的,也在于進取。我們必須與時俱進,跟上時代的步伐,才幫助孩子們走得更遠?!保ㄖ星鄨蟆ぶ星嗑W記者 孫慶玲 實習生 李凱旋)

責任編輯:崔寧寧
加載更多新聞
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