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2i0es"><div id="2i0es"></div></sup> <acronym id="2i0es"><center id="2i0es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中國青年網

教育

首頁 >> 教育資訊 >> 教育新聞 >> 正文

唱歌吧,乘風破浪的大爺

發稿時間:2020-10-23 09:06:00 來源: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

  在北京朝陽區團結湖附近的一家餐館里,“非常組合”的大爺們迎來了疫情以來第一個室內排練日。吳曉東/攝

  一句“朋友你好”,被近百位大爺用八個聲部唱出來的時候,那種瞬間來襲的震撼和驚喜,絕對是重量級的。這是“非常組合”獨特的歡迎方式??吹贸鰜?,唱歌對他們來說,遠不只是一種藝術追求,更是一種生活情趣。

  在北京朝陽區團結湖附近的一家餐館里,“非常組合”的大爺們迎來了疫情以來第一個室內排練日。

  這是北京入秋以來霧霾最嚴重的一天,宋曉汀的心情反倒透亮起來。幾經周折,他終于給龐大的合唱團找到了這個臨時排練場地,為了感謝餐館老板的仗義出手,合唱團商量排練完就地解決晚餐。在參加10月27日晚中山音樂堂的演出前,他們還計劃在這里排練兩次,也就是說,這樣的“感謝飯”還得再吃兩頓。

  “非常組合”的全名是北京非常組合男聲合唱團,17年前以男聲四重唱的形式從公園唱起,如今已發展到百人規模。這群“乘風破浪的大爺”一路唱遍國家大劇院、北京音樂廳、中山音樂堂等音樂殿堂,在合唱界創下一個又一個傳奇。作為合唱團的發起人、藝術總監兼首席指揮,宋曉汀頭一回為他的合唱團規模發愁:快一年時間不能回到排練場了,打算像當年重回公園,也因為人數太多受阻,好容易熬到疫情緩解在紅領巾公園排練了兩次,可是露天場地完全收不住音,效果很不理想。

  而在不久前央視《樂齡唱響》的舞臺上,“非常組合”的百人規模絕對是宋曉汀的驕傲。介紹合唱團時,電聲樂隊站起來一排,獨唱演員站起來也是一排,他們得意地解釋,在百人男聲團,當某個作品需要領唱時,一個人是根本壓不住的,所以,獨唱演員需要一起完成領唱。

  《樂齡唱響》是央視打造的全國首檔老年音樂暖綜藝,32個來自全國各地的老年合唱團同臺競技。初賽階段:前奏響起,跟隨宋曉汀的手勢,100位大爺開始一起用嗓音模擬水聲,音浪從左至右,從右至左,還沒正式開唱,氣勢已經到位了。合唱團演出,一般觀眾看到的都是指揮的背影,可到了宋曉汀這兒,規矩變了,旋律到達高潮,他忽然轉身面對觀眾,變身船老大領唱起號子,這十足的戲劇范兒,讓評委和觀眾目瞪口呆,然后是驚喜不已。

  戲劇元素附加在合唱這個載體上,合唱團視覺和聽覺的綜合表現力瞬間呈現。宋曉汀還擅長把自己的激情傳遞給團員,隨時調動起大家的精氣神兒,他想要的是經過“調味”的精致的合唱藝術,“沒有最好,只有更好”。

  被業內專家稱為“首都合唱的名片”的“非常組合”,是各級合唱大賽上的獲獎大戶,“憑什么我們能在幾千個合唱團里有自己的位置?因為創意,因為舞臺表現力?!彼螘酝≌f,我們100個大爺每個單獨拉出來都不能跟人家專業的比,但合在一起就有了力量。

  宋曉汀今年68歲,這也是“非常組合”大爺們的平均年齡。17年過去,當年的大叔已經唱成了大爺?!胺浅=M合”成員來自各行各業,有退休干部,有教師,有科技人員,有企業老板,也有農民工,絕大多數沒有專業背景,就是喜歡唱歌。

  宋曉汀自己也不是科班出身,他說自己這輩子換了很多工作,都沒遠離過唱歌,因為從小癡迷交響樂,耳朵里環繞的都是立體聲。宋曉汀學的是電視制片,當年央視那部老版《三國演義》,他是一隊制片主任,但他的興奮點和成就感,始終都錨定在2000年開始的音樂創作和后來成立的合唱團上。

  北京景山公園,是“非常組合”夢開始的地方。2003年非典期間,宋曉汀和朋友在景山公園即興攢了個男聲四重唱,在當時一水兒的齊唱里,他們富有磁性的合聲立馬成了景山一景。從那往后,每周日下午,哥兒四個就把景山的草坪當成了自己的舞臺,每次一二十首歌都唱不過癮。無論冬夏,風雨無阻,打著雨傘裹著羽絨服站在亭子里也必須唱完。

  后來,一些社區演出的邀請來了,再后來,央視《星光大道》的工作人員也來了。獲得2004年CCTV《星光大道》第一期周冠軍后,隊伍開始壯大。從最初四人到十幾人、幾十人,四重唱終于唱成了合唱團,從景山、北海、頤和園、香山,到龍潭湖、天壇、玉淵潭、團結湖,那時的狀態,像極了他們經常唱的那首《游擊隊歌》,打一槍換一個地方。

  疫情以來第一次室內排練當天,五六十平方米的包間里擠進了七八十人,疫情原因,一些團員還沒有回京。大爺們從四面八方陸續趕到餐館,很久不見,大家抱著各式保溫杯噓寒問暖,場面特別壯觀。

  合唱團 “無經費、無贊助、無排練場地” 的“三無”里,最先有著落的是排練場地。2014年幸運“落戶”東城區第一文化館,才算結束了10年游擊生涯。團里距離排練場地30公里以上的好幾十人,有的大爺居然每次排練要從燕郊、門頭溝甚至石家莊長途跋涉過來。

  宋曉汀身上有北京大爺典型的直率、仗義、幽默、善侃,這些年,被他吸引來的人很多。有位大爺從遼寧鞍山到北京和親家輪班看孫子,加入了合唱團,半年的班兒結束,也不回東北了,就在燕郊租了房,“我們都是沖著宋指揮來的,考進我們團,就等于考進老年人的中央音樂學院,我們老自豪了”。

  歐陽新華是《樂齡唱響》總決賽曲目《磨刀人》里的“磨刀人”,一嗓子“磨剪子嘞戧菜刀”穿越時空。一次偶然他從視頻上看到了“非常組合”的演唱,從此就“安分”不下來了,2018年,干脆買了房子直接從青島“移民”北京,決定跟隨宋曉汀“再唱50年”。

  有著專業功底的男中音周衍哲,是17年前跟宋曉汀搭檔男聲四重唱的元老之一,這些年經常放棄商演,一分錢不掙也要跟“非常組合”的業余大爺們“混”在一起。排練時,宋曉汀在指揮臺上忙活,作為合唱團的聲樂藝術指導,他就坐在角落里幫著觀察大家的表現,時不時插空指點幾句。

  從當年景山四重唱開始,就有演出公司追著簽約,但他們瀟灑選擇了“自己玩”。一路走來,合唱團就靠大家每年交的一點團費和一些獎金維持著,沒有經費、沒有贊助一直是“非常組合”的痛,演出服都是統一了款式自己買的。要是趕上演出比賽,宋曉汀就會特別緊張,生怕導演們對服裝提要求?!稑俘g唱響》總決賽,人家要求穿中式領白襯衫,租一件穿兩次,每人就是100塊錢,宋曉汀舍不得。每到這種時候,當年當制片主任的省錢本事就會被激發,靈機一動,宋曉汀發現普通白襯衫只要把領子翻起來折一下,熒屏上看效果是一樣的。就這樣,又給團里省了1萬塊錢。

  有一年去山東即墨參加國際合唱節的閉幕展演,人家給了合唱團4萬塊高鐵費。為了省錢,大爺們一合計,硬生生坐了15個小時的大巴車趕去,演出結束后一天沒敢玩,直接殺回了北京。

  一站上指揮臺,宋曉汀就把自己看作帶兵打仗的人,一板臉一瞪眼都自帶威力。每次一進排練場,宋曉汀的立體聲耳朵就會自動進入一級警覺模式,一旦發現哪個聲部有不和諧的聲音冒出來,第一時間就會沖上前按回去:“獨唱可以自由發揮,合唱藝術重要的是配合?!?/p>

  這次參賽的《清江船歌》,是“非常組合”的看家曲目,唱了十幾年,幾乎年年得獎。還是在上世紀70年代,一次在觀看武漢歌舞劇院創編的舞蹈《支農船歌》時,宋曉汀被其中的一段民族特色濃郁的插曲迷住了,“那首曲子在我的腦海里一直盤旋,很多很多年”。直到2002年看了央視“青歌賽”新增的原生態和組合組比賽,那段盤旋多年的旋律才算落了地。在那段旋律的基礎上,他連夜改編了男聲合唱《清江船歌》。

  2014年農歷大年初二,宋曉汀帶領合唱團100名團員,把《清江船歌》搬上國家大劇院的市民春晚,當時全場沸騰,合唱團破例返場。也正是那一次,宋曉汀10年前成立百人男聲合唱團的夢想實現了。

  “我們雖然是業余興趣,但一定要努力唱出專業水準?!彼螘酝≌f。在《樂齡唱響》總決賽現場,他們憑借短短兩個月里創排的《磨刀人》,在32個參賽團隊里拿下第二名。

  和宋曉汀一樣,合唱團里每位大爺都有自己的歌唱夢想。

  排練場一眼望去,有戴眼鏡斯文儒雅的“老教授”,也有留著小辮兒辨識度很高的“藝術家”,更多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鄰家大爺大叔,不開口,根本發現不了他們唱起歌來居然這么酷帥,這么活力四射。

  15年前加入合唱團時,朝陽區平房鄉平房村的農民蔡春明,還只是一個會些樂器的音樂愛好者,唱歌也只會齊唱,今天已經成了合唱團里獨當一面的聲部長?!澳銈冞€帶農民玩兒呢?”有人好奇。宋曉汀回答:“我們這里只有愛唱歌的人?!?/p>

  宋曉汀是個難得的男高音,也曾被北京最牛的兩家合唱團錄取,但思量左右他還是撤了。他喜歡唱歌,可他要帶著“非常組合”的老哥兒們一起唱。

  如今合唱團在冊的120多人,進過這個團的至少兩三百人了,“合唱愛好者培訓基地”是大家對“非常組合”的愛稱?!坝行┠昙o大了身體不好就撤了,有些外地的有事回去了,還有些人出了國。這里是一個陣地,鐵打的營盤,流水的兵”。最讓宋曉汀自豪的是,不論身份如何,來到這里的每個人都圓了年輕時因為各種原因沒能實現的音樂夢。

  誰都知道,這個沒有任何資金支持的團隊,辦一場音樂會比登天還難,更何況還要一再超越自己?每次演出和比賽后,大家看到的都是宋曉汀深陷的眼窩,變稀的頭發。大爺們年齡大了,記憶力明顯差了,排練一首歌需要反復磨合才能逐漸熟練。在夏天,每次排練宋曉汀都是渾身濕透,背心要換好幾回。2015年冬天,宋曉汀突發闌尾炎穿孔,手術后還沒拆線就接到參加北京市比賽的通知,他用一條大寬腹帶勒住傷口,二話不說就開車趕往排練現場伴奏。

  累急了,宋曉汀也曾試著跟大家開過玩笑:“船到港,車到站,下船下車,回家散伙?!笨蛇@么多年,他心里最擔心的,就是怕傷了兄弟們的心。

  這些年,光各種合唱金獎就拿了一大堆,當“草根”干過專業的時候,宋曉汀就更滿足了,他心里一直憋著勁兒,想在各種高水平比賽上拿到更好成績,給這些跟了他多年的兄弟們在感情上有個交代。

  100多人的合唱團里,現在超過70歲的有40多人,年齡最大的林寶琦是當年景山公園男聲四重唱的元老之一,今年已經80歲了,前幾天剛又做了兩個支架。宋曉汀說,畢竟年齡不饒人,大家把退休后的快樂都寄予了他和合唱團,他無法改變大家的年齡,但他必須找到新的途徑,帶大家飛躍因年齡而可能遭遇的瓶頸。

  十幾年里,十幾位老哥兒們先后離大家而去。讓團長毛再生感動的是,有的團員已經病重自己不能再唱,大老遠趕到排練場就為聽聽大家唱歌;有的團員臨走前特意留下遺言,囑咐家人火化時一定給他穿上“非常組合”的演出服。今年8月,又一位團員突發急病離世,合唱團幾十位大爺自發趕去送行。在告別廳,宋曉汀默默指揮大家唱起《送戰友》,現場沒有不流淚的。

  十幾年過去,“非常組合”越來越像一個大家庭,100多位老哥兒們在這里一起排練,一起演出,一起參賽,一起吃飯,一起喝酒,一起開玩笑逗悶子。人家唱音質,唱音色,他們唱情感,唱閱歷。退休后,人生差不多還有三分之一的路要走,心氣兒相投的老哥兒們有緣同行,何嘗不是一種奢侈?

  第二高聲部的馬玉慶也是景山四重唱的元老之一,現在仍然是合唱團的核心力量。因為心梗腦梗,血管里一共安了8個支架,兄弟們開玩笑叫他“有架子的人”,現在醫生看見他的片子都問,這個人還在嗎?

  “老馬唱歌與不唱歌是兩個狀態。有時候候場,他需要休息一下,常常一坐下就打盹。但只要一上舞臺,他立馬倍兒精神?!彼螘酝≌f。很多次,評委觀眾都被合唱團的“年輕態”驚得張大嘴巴:難道真有這么大年齡?

  平時,“非常組合”的大爺們經常在微信上曬唱歌,互相聽音準,大家還會定期組織小沙龍,點評一下彼此的演唱,玩得別提多嗨。源源不斷的熱情,讓他們把每個排練日都過成了節日。

  “熱愛、執著、追求、向往”是宋曉汀堅信的八字團訓,同時他也堅信“草根”超強的生命力?!胺浅=M合”至今已演出數百場,只要宋曉汀往指揮位置上一站,歌,便有了靈魂。每當演出結束,優美的音樂線條順著雙手落下,宋曉汀也常常感動得落淚,那種辛苦后的陶醉,足夠鼓舞感染在場的每個人。

  宋曉汀自嘲是那個上了船下不來的人,17年過去,為100多位老兄弟的音樂夢奔波已經成了他的使命。為了應付隨時可能到來的血糖驟變,宋曉汀的衣袋里平時總是裝滿降糖片、巧克力和糕點,而有了那份純粹和神圣,他胖胖的身體,花白的長發,卻在常年超負荷運行中一次次精神煥發。

  在合唱的舞臺上,讓這群“年輕”的大爺一路乘風破浪的,是那份不懼歲月的底氣。

責任編輯:崔寧寧
加載更多新聞
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