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2i0es"><div id="2i0es"></div></sup> <acronym id="2i0es"><center id="2i0es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i0es"><small id="2i0es"></small></rt>
中國青年網

教育

首頁 >> 教育資訊 >> 教育新聞 >> 正文

科研唯利天下 育才哪為聲名——追記張俐娜院士

發稿時間:2020-10-23 09:27:00 來源: 光明日報

  原標題:科研唯利天下 育才哪為聲名——追記張俐娜院士

  

  張俐娜 武漢大學供圖

  【追思】

  2020年10月17日,著名化學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武漢大學教授張俐娜,因病醫治無效,在武漢逝世,享年80歲。

  “人中龍鳳,科研唯利天下。女界豪杰,育才哪為聲名?!鼻∪缥錆h大學人文社會科學資深教授於可訓的唁電所說,張俐娜院士一生懷揣科研報國夢,言傳身教育英才,展現了一位當代知識分子的責任擔當和價值追求。

  執著科研 愛國為民

  少時成績優異的張俐娜,1963年7月從武漢大學化學系畢業。此后十年,她一直在北京鐵道科學研究院金屬及化學研究所工作。1973年7月,她回到母校武漢大學。

  “我不怕做小事。做每一件小事都認認真真,而且我也非常喜歡做實驗,幾乎到廢寢忘食?!闭{回武大的張俐娜從不拒絕被分配的工作,無論是做實驗、帶學生,還是校對別人的書稿。1985年5月至1986年7月,她前往日本大阪大學做客座研究員,從事高分子溶液理論研究,從此深耕天然高分子及高分子物理領域。

  “改革開放初,我到日本留學,看到日本那么發達,生活水平那么高,我就想,我一定要好好學習,然后讓我們自己的國家也像人家發達國家那樣?!被貒?,張俐娜和丈夫杜予民組建了各自的科研團隊,瞄準生物質資源天然高分子材料科學的基礎和應用研究。

  研究啟動之初,一個實驗臺和一張桌子就是她的實驗室。一支試管、一個燒瓶,都需要她自己去買。經過十余年的艱辛求索,她終于發現纖維素和甲殼素可以在水、尿素和氫氧化鈉的混合溶液里低溫下溶解。這一世界首創的水溶劑低溫溶解高分子技術,被國際上評價為“纖維素加工技術上的一大里程碑”。

  因為卓越的研究,2011年3月,張俐娜被授予國際可再生資源領域最高獎——“美國化學會安塞姆·佩恩獎”。她是半個世紀以來獲得該獎項的第一位中國人。2011年11月,她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,成為武漢大學教師中第一位女院士,也是當時湖北唯一的女院士。兩年后,她與團隊完成的“基于天然高分子的環境友好功能材料構建及其構效關系”課題成果,獲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。她被譽為“中國綠色化學先驅”“天然高分子開拓者”。

  作為民主黨派人士,張俐娜積極參政議政,圍繞可再生資源的科學研究、環境污染防治等諸多問題建言獻策。

  在張俐娜看來,科學研究要瞄準國家和社會的現實需求,科研成果不能只上書架,更要上貨架,造福百姓。如今,她的許多科研成果應用于生物醫學、能源儲存、污水處理和紡織制造等領域。

  成都麗雅纖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雪梅清晰地記得,張院士每每提及自然界塑料污染一臉揪心?!八f我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片黃土地上,所以我們只有一條路,就是盡我們所能建設好這個國家。這是院士的夙愿,也是我輩科技工作者應牢記的使命?!?/p>

  “科研成果一定要轉化,要造福社會,造福人民;一個科學家首先應當愛自己的國家;每一次站在國際學術講臺上,我都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驕傲?!睆埨仍f。

  甘為人梯 提攜后學

  “我很幸運,總是遇上學問好、有責任心的老師?!睆埨仍诜窒硭那髮W生涯時曾一再表達她對師者的感恩。

  1955年,初中畢業前夕,張俐娜原本打算填報師范學校,成為支援邊遠地區的鄉村教師。初中老師馬叔南向校長舉薦說,張俐娜是塊當科學家的料。于是學校建議她改填南昌市第一高中。

  數十年后,調入武漢大學的張俐娜,也時刻不忘自己人民教師的使命。張俐娜在武漢大學化學與分子科學學院的辦公室的門,常常敞開著,方便學生來找。

  “這些都不是你該做的事,你來這里應該專注于科研?!睆埨鹊牟┦織钛┓逡廊挥浀?,第一次跟張俐娜共同進餐時,自己準備幫她盛飯,張俐娜及時制止并且很認真地說了這一句話。楊雪峰說,張老師在生活上和藹可親,因此被大家親切地稱為“張奶奶”,但其實作為張老師的學生,我們感受更多的是她在科研上的異常嚴厲。

  張俐娜時常告誡學生,科研要拋棄浮躁,堅持“鉆洞”。這里打一個洞,那里又打一個洞,科研的大廈就怎么也建不起來。她也時時鼓勵學生,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路可走,只有在崎嶇小路上不畏勞苦努力攀登的人,才有希望到達光輝的頂點。

  即使當選院士后科研和其他事務繁忙,張俐娜一直堅持親自給碩士和博士生修改論文、討論研究計劃,經常工作至深夜。面對未曾相識的年輕人來尋求科研指導,張俐娜也毫無門戶之見。

  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丁侃回憶說,他2005年年底回國,2006年想申請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基金,但苦于剛回國,沒有科研基礎,想到了在我國多糖構象研究領域耕耘已久的張俐娜老師。雖然慕名已久,但從未謀面,拿起電話,心有忐忑。然而張老師一口答應,使他倍感幸運和鼓舞。

  張俐娜在教學科研一線辛勤耕耘數十載,年逾七旬仍堅持在講臺上給本科生授課,而且每次上課都要更新PPT課件。她的“高分子科學導論”課深受學生喜愛。她曾榮獲1993年“全國優秀教師”,被學生評選為2017年“武漢大學我心目中的好導師”。

  張俐娜常常這樣勉勵學生:“中國人應該做自己的創新工作,而且在做基礎研究時還要考慮應用前景,這樣才對國家、對人民有用,也才會有科研激情和動力?!保ū緢笥浾?夏靜 張銳)

責任編輯:崔寧寧
加載更多新聞
网投